【環球軍事報道】印度尼西亞新一任總統佐科·維多多26日正式公佈內閣成員名單。20日正式就職的佐科被印尼媒體稱作該國新的希望,盼望印尼能在他的帶領下在亞太區域扮演更大角色,但內閣名單遲滯多日才出爐似乎預示著未來的路並不平坦。在國際舞臺上,印尼的聲音並不響亮,某種程度上被“忽略”了。其實,自稱“世界第三大民主國家”的印尼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國”“東南亞最大的國家”,也是二十國集團中唯一的東南亞成員。“印尼在東南亞國家中是無可置疑的老大哥,但受制於經濟發展相對滯後,並未完全在本地區發揮其影響力”,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學者胡逸山對《環球時報》說。他認為,印尼具備成為地區大國的潛質,也有志於此。由於並非南海主權爭端當事方,未來印尼有充當中國和菲越溝通橋梁的可能。
  “和中國、印度處於同等對話層面”
  “印尼作為世界第三大民主國家,作為擁有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國家,作為群島國家,作為東南亞最大的國家,將繼續奉行獨立積極的外交政策,致力於維護國家利益,並參與到創建一個獨立、和平和公正的國際秩序中。”佐科在就職儀式上如是說。他還強調,印尼民族的未來在海洋,“現在是時候恢複印尼以往的海上輝煌,這是我們前輩們的理想。我們應當重回大海。”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學者塞巴斯蒂安和賽倫德拉在該院期刊《評論》上稱,佐科的想法和7世紀三佛齊王國的戰略一樣。三佛齊王國讓自己身處國際貿易中心,西亞和東亞間的貿易都必須經過它控制的海港。三佛齊有確保航道不受海盜威脅的能力,也讓它的海事中心地位“合法化”。
  輝煌屬於過去。當今的印尼在國際舞臺上不僅比不上中國、印度,甚至還不如“鋒芒畢露”的越南、菲律賓等東盟兄弟耀眼。有印尼朋友在同《環球時報》記者交流時感嘆自己國家不是大國,東盟國家中越南更像。不過,從“世界第三大民主國家”“擁有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國家”“東南亞最大的國家”等印尼給自己的標簽看,印尼骨子裡有著作為區域大國的自信和自豪。
  印尼確實有大國資本,從各個方面看,它已成長為該地區不可忽視的大國。印尼疆域橫跨亞洲和大洋洲,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島國家,擁有1.3萬多個島嶼,它們散佈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上。目前,印尼人口約為2.5億,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國,幾乎占東盟總人口的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在印尼周邊有美國、中國、日本、俄羅斯、印度、澳大利亞等國家。印度認為自己是印度洋的守護者,澳大利亞致力於領導和守護大洋洲。在這些國家戰略利益交錯下,印尼占據著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通道,扼守著兩洋四大戰略水道:馬六甲海峽、龍目海峽、望加錫海峽、巽他海峽。
  近年來,印尼的經濟很亮眼。世界銀行5月公佈的報告指出,根據購買力平價標準計算,印尼已經超越韓國、新加坡、加拿大等發達國家,躋身世界第十大經濟體,對全球經濟產出貢獻2.3%。目前,印尼的經濟總量在東盟國家中最高,占東盟經濟總量的40%。《紐約時報》甚至稱,印尼不斷增長的經濟,使其在國際舞臺上已經能與兩個最大的新興經濟體中國、印度處於同等對話層面。
  “一千個朋友太少,一個敵人太多”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胡逸山對《環球時報》說,過去10年,印尼一直想有所作為,由於印尼國內政治的紛爭,加上經濟發展雖欣欣向榮但不完全盡如人意,印尼的地區強國夢並未實現。印尼有志於做地區大國,尤其是東盟秘書處設在印尼,印尼也一直希望能夠對地區事務發揮調停作用,但人們看到,反而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國在地區事務中發揮的調停作用更大。
  儘管如此,南洋理工大學學者約翰森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印尼外交上一直呈現積極進取之勢,希望更多參與國際事務,以提升印尼“中等強國”的地位。印尼認為自己在東盟處於領導地位,一直將自己視為本地區事務的積极參与者以及不同利益國家間的調停者。
  東盟是印尼外交政策的基礎所在,印尼積極化解東盟內部矛盾。2011年柏威夏寺泰柬衝突中,印尼外長馬蒂專程飛往泰國和柬埔寨,督促兩國談判解決衝突。2012年在柬埔寨舉行的東盟外長會上,各國因南海問題上的分歧,首次未能發表聯合公報。印尼外長在36小時內訪問菲越柬馬新等國,最終東盟發表了一份不涉及敏感問題的聯合聲明。
  在中國同部分東盟國家的爭端中,印尼也力圖扮演調停者角色。西班牙《歐亞述評》雜誌稱,迄今為止,印尼很大程度上置身於南中國海爭端之外,以至於它極少出現在爭論各方中。但實際上,印尼天然就是這些爭論方之一,其主張的專屬經濟區的一部分在中國的斷續線內。文章稱,儘管印尼官員們擔憂中國強化海洋主權,但這種擔憂很大程度上被雅加達希望從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中獲益的決心所緩和。印尼外長馬蒂清楚表達了這一點,他強調:“印尼和中國之間沒有領土爭端。”
  約翰森說,印尼外交秉持“一千個朋友太少,一個敵人太多”的原則。印尼努力同越來越多的國家建立良好關係,有效擴展同大國的雙邊關係,並奉行“動態平衡”政策。《紐約時報》也稱,自上世紀40年代獨立以來,印尼和各國保持著良好外交關係,用前總統蘇西洛的話說,就是“有100萬個朋友,沒有一個敵人”。
  也有學者提醒印尼準確定位自身角色。新加坡東南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伊恩·斯托里談到:“印尼嘗試在調解朝鮮半島危機上做出了努力,但沒有取得很好的進展。”《印度尼西亞的重要性:亞洲新興民主力量》一書的作者阿米塔夫·阿查亞認為,“印尼最好被視作全球事務中的一個地區性力量,它不是中國,也不是印度。通過發揮地區性事務調解者的角色,將東盟團結起來,印尼就能夠對亞太地區和世界的穩定做出積極貢獻。
  新總統將先“安內”後“圖外”
  對於佐科來說,要實現印尼的海洋夢、大國夢,挑戰很多。儘管今年7月他以53.5%的選票贏了對手普拉博沃,但較量遠未結束。在就職前夕,佐科同普拉博沃等人會面,平息了雙方3個月的對峙。但英國《經濟學家》稱,同舊勢力的鬥爭剛剛開始,這也是為什麼佐科在總統就職典禮上反覆強調“團結”。他說:“團結互助是建設一個強大國家的前提條件。如果我們分裂、搞內鬥,國家永遠不會變得強大。”
  佐科呼籲團結奮鬥是否能得到響應,將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接受考驗。受外部經濟環境影響,印尼經濟增長在放緩。今年第一季度,印尼經濟增速跌至5.2%,是4年多以來的最低,經常賬戶赤字也在不斷擴大。此外,基礎設施落後、生產部門效率低下、官僚體系冗繁、腐敗、區域發展不平衡等問題造成印尼的競爭力增長緩慢。在透明國際發佈的《2013年腐敗印象指數》中,印尼在177國中排名第114。印尼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3年,印尼有2900萬人仍處於絕對貧困狀態,11.5%的人口處於相對貧困狀態。
  軍事落後也讓印尼苦惱。據報道,大部分印尼海軍的軍艦、潛艇服役超過1/4世紀,不少遭受著保養維護困擾。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空軍。印尼2010年戰略防衛計劃聲稱要進行現代化建設,但沒有像菲律賓或越南那樣取得引人註目的成就。佐科競選總統時曾表示會大幅度提高軍費開支,但當選後他表示優先考慮的是經濟、基礎設施和社會福利。
  南洋理工大學學者巴德爾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佐科政府面臨一系列複雜需求。例如印尼社會年輕化,有日益增長的大量中產階級,如何滿足他們的各種需求是佐科面臨的問題。因此,短期內,佐科的關註點將放在國內經濟體制改革上。在印尼能夠發揮區域大國作用前,他需要先整合國家的力量。
  胡逸山認為,在任期前兩三年,預計佐科會將主要精力聚焦於發展經濟,但任期下半段或者下一個任期可能會聚焦於區域整合和外交等領域。由於印尼不是南海爭端當事國,加上印尼具備成為地區大國的潛質,因此它在未來充當中國同菲越溝通橋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短期內受制於實力恐怕難以實現。目前,印尼更關心如何吸引中國投資以發展經濟。▲【環球時報駐印尼、泰國特派記者 劉慧 於景浩 ●金點強】  (原標題:印尼願當中國與菲越橋梁 自稱世界第三民主大國)
創作者介紹

英女皇

su77suoq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